余謹以至誠,於上帝及會眾面前宣誓,終身純潔,忠貞職守,盡力提高護理專業標準,勿為有損之事,勿取服或故用有害之藥,慎守病人及家務之秘密,竭誠協助醫師之診治,務謀病者之福利

--弗羅倫斯‧南丁格爾


皎潔的牆壁緩緩的印入眼簾,地板藉著太陽的光線及窗戶的過濾閃著乾淨的光芒,這裡是醫院,也是我從事護理工作的第三年,離畢業典禮也是第三年。

那時候的我對抗著反對我從事護理工作的父母,來到了離家鄉隔座山的外地,當然,沒有生活費的支援,只有僅存於學生時代打工所積蓄而來的存款。

也因為如此,我的生活曾經陷入一片亂七八糟的狀態,這麼來講或許還太過於客氣了,實際上應該是亂到一個完全無法用任何言語來形容的地步。

真的要說起來也挺沒完沒了的,總之就是叭啦叭拉一大堆,然後就到了今天,已經是一名正式的護理人員,但生活仍舊亂成一團,無藥可救……

「馨茜,new P't交給你接了。」。」

這是芷婷學姐的聲音。

「馨茜學姐,病人的點滴不知道怎麼了……」

這是護理學校實習生的聲音。

「馨茜,09床的爺爺要多注意一下。」

這是護理長的聲音。

日子就這麼慌慌亂亂的被拖著走,也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,父母從原本反對我從事護理工作而轉變為支持。

雖然支持是件好事情,但這中間總夾雜著許多難以感受的味兒,例如會開始不定時打電話詢問交友狀況、有沒有對象之類的,然而,變本加厲是最為恐怖且厲害的地方,總是會使得我措手不及。

某日凌晨的我帶著滿臉倦容才剛從醫院漫步出來,兩條腿軟呼呼如同章魚腳般的沒骨頭,但手機電話可不會因為看到我現在的狀況而體諒。

從深黑色的水桶包裡拿出手機,也沒看來電的是誰就順著自主意識按下了綠色的通話按鈕,然後舉著有如三十磅重的手臂,緩緩的將手機靠上右耳邊際。

「怎麼打了那麼多通電話都沒有接呢,不會是又不聽勸亂加班了吧,跟妳說過多少次這個樣子會交不到男朋友的,妳媽媽我還整天期待著你趕快結婚生子等抱孫,喂,有沒有在聽我說話啊妳!」

我連一口氣都還沒吐出來,耳邊就出現了像機關槍般咑咑咑的潑婦罵街,直擊她女兒的耳膜。

「唉,真不想一接電話就聽到妳的聲音,有什麼事情快點說吧,很累,想睡覺。」

這邊說完還順著大腦缺氧的反應打了個長呵欠。

「女孩子家不要那麼沒有禮貌,打呵欠時記得要用手遮起來,妳到現在都還不知道妳自己打起呵欠來比癩蝦蟆還醜嗎,這個樣子到底有誰會喜歡妳啊。」

「會有媽媽這麼說自己女兒的嗎,真是的。」

這通電話的持續時間大概已經足夠讓我吃兩杯泡麵了,一想起來就覺得挺浪費時間的。

回到居住的公寓時,大概已經快凌晨兩點了,我抓緊時間洗洗澡,捏碎科學麵當宵夜,換上我最喜歡的天空藍熊熊睡衣,然後坐在電腦桌前面,上網連結到臉書,PO上剛吃完科學麵的外包裝的照片,然後在近況更新的框框內輸入「來睡覺啦,晚安」,點選發佈後就大字型給它用力的躺在床上,熄燈,睡覺。

★晚安,希望病人都可以快點康復,衷心祈禱著吧。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記事、學習、筆記

Quie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